傳真:0319-5805959

聯系電話:0319-5805527,0319-5801916

地址:河北省寧晉縣天寶東街9號

品牌文化

鳳來儀酒業:一杯老酒藏著一段傳奇

濫觴于商初,大用于周漢,盛行于唐宋,復興于明清,鼎盛于當今,一口古窖中便蘊著一座天堂,一杯老酒里便藏著一個世界。

三千年積淀,近百年“磨劍”,“泥坑”酒自1916年重續香火至今,從歷史深處的酒香里,復興了古老的瓊漿玉液,見證了新時代的無數離合悲歡。

1916年的木酒海

上世紀九十年代制酒情景

工人們正在把攪拌好的谷物借用天車重新裝回發酵池

陳釀車間放滿酒壇

酒廠大門

■古今交匯處 老窖蘊瓊漿

茫茫華北平原,漳、澧、滏、沙等“九河下梢寧晉泊”。舟楫競渡,車馬輻輳,“泥坑”里釀出的美酒,醉了無數鄉人、游客。

初冬的寒風吹過寧晉縣城天寶東街9號,帶出一縷縷甜香,過往的人們波瀾不驚:暗香來處就是泥坑酒的產地——河北鳳來儀酒業有限公司。

2013年冬天的一個上午,生產部經理劉振江急匆匆地往制酒車間走。一進門,原本在廠區里纏綿繾綣的酒香驟然濃烈起來,更添醇厚的酒糟香味。

近千口老窖池排成一個巨大的方陣,正靜靜地藏在地下,等待時間和微生物慢慢把糧食發酵。兩班工人從發酵期滿的窖池里挖出酒糟,裝甑蒸餾。酒蒸氣不斷從甑里升騰而起,通過冷凝器,化為潺潺酒流,匯進分段摘酒的大鐵壺。這些原漿酒經過品酒師的鑒定后分級庫存,成為調配泥坑酒各款產品的基礎酒。

作為河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“泥坑酒釀造技藝”的傳承人,劉振江仿佛處在古代與現代的交叉點——他一面用現代機械輔助降低制酒過程中的體力勞動,一面又恪守傳統釀造的工藝流程。

這種工藝流程起始于1916年。那一年,寧晉縣樓底村晚清秀才范老誠到趙縣楊村曹氏家教私塾。一次閑談中,他得知曹氏有位山西汾陽老友,藏有一本寧晉親戚委托保管的“福盛泉”酒釀造《酒經》。范老誠三赴汾陽拜訪,感動對方,求得《酒經》,喜而掘土挖池,在寧晉縣城西關辦起“福盛泉”燒鍋。此酒以高粱為主料,經窖池固態發酵,精釀而成,清而不薄,厚而不濁。

古語說,“千年老酒萬年糟,酒好全憑窖池老”。這些老窖池,現在被傳承下來,是劉振江眼中的寶貝,也是泥坑酒保持品質的“秘籍”。

這些窖池的獨特之處還在于,它們帶有只屬于寧晉的獨特風味。寧晉古稱楊地,《水經注》中載“澤流紆回城下”,又稱楊紆。寧晉地處漳河、澧河、滏陽河等九河下梢,水發時浩渺無際。黑龍港流域多年沉積的黏土,硬如鐵石,團如狗頭,故稱“狗頭膠泥”。此泥紅中透黃,密不透水,人用牙咬柔而細膩,甜而帶香,毫無土腥味兒。古時人們便發現,用此泥來做窖池發酵,不知何故,可使酒的窖香更加濃郁。

■酒里乾坤大壺中歲月長

相傳,商代有陶氏選黏土優處掘坑,將五谷發酵,再淋出酒液,用陶壇儲存百日濃香滿堂,經年香飄數里。

泥坑酒的產生雖是傳說,但寧晉及臨近的邢臺地區,商代已有人類活動的歷史。《史記·周本紀》載,“商祖乙遷于邢”,即今天的邢臺市。商代釀酒已成產業,飲酒之風漸盛。商朝末年,紂王無道,酒池肉林,最終斷送了商朝五百多年的統治。

到了春秋戰國時,楊氏(寧晉)是趙國的重要城邑。趙武靈王滅中山,巡云中,在(楊氏)薄落亭大宴群臣。故明、清《寧晉縣志》有“薄落名亭領武靈之略”之說。當時飲用的即寧晉當地所產白酒。

現代考古,寧晉縣城曾出土西漢盛酒器,在如今的北近村還有西漢釀酒用陶井遺存。證明至少在2000多年前,寧晉便有了規模釀酒的歷史。

泥坑酒的介紹中,有濫觴于商初,大用于周漢,盛行于唐宋,復興于明清,鼎盛于當今之說。

傳說,唐代大詩人李白曾到過寧晉一帶,飲過當地酒坊制作的泥坑酒后,詩贈酒家:“十里聞香三里醉,一杯入口五云飛”。

到了北宋,釀酒業已非常發達。據《宋會要》記載,當時河北酒課(稅)收入居全國第二,寧晉釀酒業的貢獻也在其中。

及至金元時期,處于北方的寧晉一帶戰亂不斷,百姓四處逃難,釀酒業陷入低谷。明朝靖難之役發生后,激戰三年,寧晉一帶田園荒蕪,村里為墟,釀酒業也蕩然無存。

明神宗萬歷年間(1573-1620年),寧晉籍翰林學士王之棟回家鄉治理水患。掘土培堤時,發現一石匣,內有一本《酒經》,詳載“楊紆燒酒”的釀制傳承歷史。王之棟就讓鄉人修建制酒燒坊,依《酒經》的講解制作佳釀,泥坑酒于是又昌盛多年。得獻此酒的萬歷皇帝還為酒賜名“福盛泉”,意為“百姓安康幸福,乃國家興盛之源泉”。

酒的興盛,代表糧食的富足,可以作為經濟社會發展的一個晴雨表。明代寧晉文化名人曹鼐等的文章、詩作里都有“酒”的大量記述。酒、詩、文人彼此交融,使有明一代成為寧晉縣文化最為輝煌的時期——考中1名狀元,21名進士,53名舉人。鄉學、私塾遍及城鄉,“家有弦誦之聲,人有青云之志”。

酒就這樣融進寧晉的文化血脈中。至清末民初,寧晉縣的燒鍋作坊達到了十多家。

1916年,范老誠重續“福盛泉”燒鍋。次年因寧晉大水,原糧緊缺,被迫停產。3年后,范老誠聯合城關光復村陳存仁、邢聚五,白豆村魯其昌,再辦燒鍋,取名“志誠公”。幾年后,魯其昌分出,創辦酒坊“志誠永”。

1946年,寧晉解放,“福盛泉”與“志誠公”、“志誠永”三家燒坊合并收歸國有,組成制酒廠,成為寧晉縣第一家全民所有制工業企業。1949年,廠址遷西關,正式命名為“寧晉縣制酒廠”。

■大國兩總理結緣泥坑香

寧晉縣制酒廠成立時,僅有職工13人,采用傳統的純手工釀造,產量較小。泥坑酒釀造工藝的突出特點是“三高三長”,即高溫大曲、高溫發酵、高溫蒸餾,窖池使用時間長、酒醅發酵周期長、基酒儲存時間長。這些精工細作的特點注定了酒的品質較好,所以很暢銷。

1956年,周圍幾個縣的小酒廠并入,使寧晉縣制酒廠的生產規模擴大。1961年,廠址遷縣城東北,占地2.97萬平方米,酒廠的職工摩拳擦掌,準備大干一場。

只是,追逐夢想的過程,仿佛總要遭受苦痛。1963年,寧晉發生大水災,多處房屋倒塌,田地被淹;1964年再遇瀝澇;1965年又逢大旱。自然災害頻仍,糧食奇缺,酒廠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機。

那時,寧晉過半百姓種植的作物是產量較高的紅薯。酒廠的原料不得已從高粱換成了紅薯渣,再添加高粱秸、麥秸、秫秸等。甚至,還加入在當時中國賣得紅火的伊拉克蜜棗。酒曲也由麥子精制,換成麩子加菌種速成。原本長達百天的發酵期被縮短到7天。原酒剛燒出來,就被等待的買家運走。那時,一天產400多斤酒,供不應求。

只是,寧晉的苦難還未到盡頭。1966年3月8日,邢臺隆堯縣發生6.8級大地震;3月22日,寧晉縣發生更強的7.2級地震。

周恩來總理三赴災區。4月1日,周總理到寧晉縣東汪公社看望受災群眾,發出了“自力更生,奮發圖強,發展生產,重建家園”的號召。

那一天,寧晉人趙茂峰的伯父見到了周總理:“俺這里鬧地震了,能不能讓茂峰回來看看?”

總理說:“可以、可以,我回去以后馬上讓他回來看看。”

趙茂峰是周總理的一位機要秘書。總理回北京不久,趙茂峰果然回鄉探家。縣領導委托趙茂峰給總理帶去兩瓶家鄉特產白酒“泥坑酒”,表達災區人民重建家園之心。“泥坑酒”獨特的窖香風味給愛酒、懂酒的周總理留下了較深的印象。

1966年,在周總理的指示下,中國科學院從有關科研單位和地質院校抽調了百余名科研人員,奔赴寧晉耿莊橋鎮,開展地震監測預報工作,成功地預報了一系列余震,減少了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。當時的北京地質學院學生溫家寶正是其中一員。當科研人員完成工作撤離時,耿莊橋工委的杜修林拿出珍藏的寧晉白酒(即現泥坑酒),為他們餞行。

2008年4月,已成為國務院總理的溫家寶在邢臺考察工作,談起周恩來總理在1966年邢臺大地震時赴災區慰問,便說“當時我就作為地震研究人員在耿莊橋工作過”。

歷史的機緣巧合,使共和國的兩位總理都與寧晉人民結下了深厚的感情,也與“泥坑酒”結下了緣分。

■一步一跨越老廠釀新章

生命延續有其神秘的規律,經濟社會也循著發展的至理。在市場經濟的浪潮中,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古話遭到了挑戰,寧晉縣制酒廠也開始調整發展的步伐。

1984年,酒廠生產實現半機械化。1987年至1991年,實行兩輪經營承包,不但生產出更多好酒,還開始學會“吆喝”。許久以來,酒廠就像它所在的燕趙土地上的人民,勤勞堅韌,醇厚無華;此時,逐漸釋放出另一面兼收并蓄、適應力強的特質。

從2003年12月到2006年12月,寧晉縣制酒廠經歷了兩次蛻變,先是股份制改造成為“河北泥坑酒業有限責任公司”,又在進一步改革中由河北寧紡集團并購。兩年后,公司更名為河北鳳來儀酒業有限公司。

時移世易,成立時僅13人的小廠,如今員工已增百倍。原來,泥坑酒以中低檔為主;如今,為提高品牌形象,“福盛泉”系列高端白酒相繼面世。2007年,“福盛泉”酒走進人民大會堂,成為中國民營科技大會指定用酒,2011年又被國家商務部認定為“中華老字號”。

為進一步向高端品牌邁進,鳳來儀酒業與五糧液集團建立了技術聯盟,投資興建“泥坑”酒文化產業園項目。據鳳來儀酒業公司總經理朱勝華介紹,項目總投資2.8億元,占地260畝,工程全部完成后,窖池將達1780個,年生產能力2.5萬噸,將融酒生產加工、酒研發中心、酒文化旅游等為一體,不斷挖潛酒文化內涵。

從商周至今,巍巍三千余年,大浪淘沙,多少人物湮沒無聞,而泥坑的一縷酒香卻穿越了幽深的歷史,滋潤了一方風土人情。慷慨悲歌的燕趙文化里從不乏酒香,泥坑酒也終于將自己的發展之路融進文化的律動,希冀后人在漫長的歲月后仍知這時間的味道,品嘗這歷史的芳香。

■圖片整理本報記者畢春華

(感謝河北鳳來儀酒業有限公司張彥輝、王培悅、劉振江對此次采訪的助襄)

大乐透走式图500期